社会事业

您当前的位置 :网站首页 >> 社会事业 >> 正文内容

走进养老服务业发展新时代——养老服务业发展典型案例汇编之农村养老篇(4)

来源: 添加时间:2018/03/12

编者按 农村老年人口数量大、收入水平低、居住分散,城乡养老服务体系建设差距明显,导致农村养老服务一直是养老服务的重点和难点。《国务院关于加快发展养老服务业的若干意见》提出要“切实加强农村养老服务”,《国务院办公厅关于全面放开养老服务市场提升养老服务质量的若干意见》提出要“提升农村养老服务能力和水平”。能否实现政策目标,走出一条有中国特色的农村养老服务,不仅对于中国意义重大,对于世界尤其是发展中国家具有极强的示范效应。青海省海南藏族自治州创新农牧区养老服务模式,提升特困老年人生活质量,湖北省随州市“两室联建”探索农村“医养结合”新模式,安徽省铜陵市义安区依托农村基层老年协会发展农村养老服务,河北省邢台市巨鹿县创建“医养一体、两院融合”农村养老模式,河南省武陟县依托“慈善工程” 助推养老事业发展,山东省滨州市养老融合扶贫,四川省金堂县构建“一中心、多站点、重巡访”农村居家养老服务新模式,为其他地区建构农村养老服务体系树立了学习的标杆,提供了借鉴的示范样板。



农村养老篇(案例9)


河北省邢台市巨鹿县探索“医养一体、两院融合”养老服务新模式


基本情况

  巨鹿县地处河北南部,是国家级贫困县,财力弱、群众收入水平低、民生欠账多,社会保障任务也尤为艰巨。基于此,巨鹿县委县政府牢固树立“贫困县办大民生”的理念,先后探索创建了农村最低生活保障机制、“政府花钱买岗位、村村设立救助员”、五保集中供养“村居点”、“三位一体”社会化机构养老等一系列新机制,有力地保障了农村老人的养老需求。但是,随着人口老龄化的深入发展,出现了一些新的问题,主要表现为“两低一深”。一是入住率低。农村幸福院资源闲置率高,人均运营成本居高不下,不少农村幸福院陷入“勉强运转或濒临停办”的困境。二是专业护理水平低。农村幸福院护理人员多由村社会救助员担任或身体健康的入住老人兼职、轮值,没有能力照顾失能和部分失能老人。三是传统思想束缚深。受“养儿防老”等传统观念影响,对“有儿有女的老人被送到养老院”的做法普遍反感,其家庭也往往被街坊邻里贴上“子女不孝”的标签。这种根深蒂固的思想观念也影响了有养老需求老人的入住。

  随着小康社会建设的深入,健康养老的需求越来越大,群众养老不再满足于穿衣、吃饭和心理慰藉等基本养老保障,更多的是在解决好基本养老需求的基础上,能够得到保健、康复等专业的“医疗”服务,也就是既能养老,还能看病和有病医病、无病保健的“一体化”养老服务。

  巨鹿县针对农村养老服务面临的新问题、新需求,在充分调研论证的基础上,立足当前农村养老资源和医疗资源实际,探索创建了“医养一体、两院融合”养老服务模式,满足了当前群众无病疗养、有病治病、医疗保健型养老的新需求,大幅提升了入院老人的获得感和幸福指数,收到了1+1>2的良好效果。

主要做法

  巨鹿县在创建“医养一体、两院融合”养老服务模式过程中,创新推行了“3+1”工作机制。“3”是顶层设计+模式创建+规范运行;“1”是创新设计长期护理险种,为医养结合事业发展提供制度保障。

  1、顶层设计引领

  找准政策、设施、人员三大阻碍医养资源跨界融合的瓶颈制约,搞好顶层设计,打通壁垒梗阻。一是实现政策融通。制定出台《巨鹿县“医养一体、两院融合”机构养老试行办法》,规定:开展医养结合的养老机构可同时享受医疗和养老行业的相关政策,并根据医养事业发展需要,及时协调民政、卫计、人社等部门间政策,实现政策融通、合力共建。二是实现设施互通。采取托管、协议合作或创建“医养综合体”等方式,推进县乡村三级医疗和养老资源设施共用共享、互通互联,盘活闲置医养资源,推动城乡医养资源融合发展。三是实现人员联通。充分发挥县医院医护技能和县中心养老院养老技能培训两大平台作用,按照“分工不分家,分行不分事”原则,大力培育“一专多能、一岗多责”医养领域复合人才。目前已开展医养技能培训54期1720人次,为医养结合事业发展提供了人才保障。

  2、创新模式推广

  立足县乡村三级养老和医疗资源体系,因地制宜创建了三种可示范推广的“医养一体、两院融合”养老机构建设模式。一是整合资源“联体建”。统筹卫计、民政等资源,引导拟新建的医疗和养老机构一体立项、一体建设,创建集医疗、康复、养老等为一体的“医养综合体”。目前,西大韩寨、纪家寨、神堂坡等村联体建设的医养机构已投入使用,总投资1.2亿元的县中医院“医养综合体”正在加快创建。二是拓展功能“扩容建”。鼓励有规模、有实力的医疗或养老机构,由单一的养老或医疗功能向“医养综合体”功能拓展扩容。西郭城镇健民医院创建成“医养综合体”后,增置养老床位300张,经营规模4年时间扩张了6倍,首批已入住老人142人,辐射任县、隆尧和邢台市区等周边市县。三是开展合作“协议建”。对不具备新建、改建成“医养综合体”的养老和医疗机构,引导双方按照“自由结合、互利共赢”原则签订《医养合作协议》,实现资源共享、人员互通、设施共用。目前,全县实现医养结合的养老机构达到108家,养老服务床位达3560张,初步形成了覆盖县乡村三级医养机构服务保障网。

  3、规范运行保障

  制定出台了《巨鹿县关于“医养一体、两院融合”机构养老实行办法的实施细则》《巨鹿县长期护理保险定点服务机构管理办法》等系列制度机制,保障了医养机构的有序运行,并严把“三关”。一是严把审批关。对拟新建“医养综合体”和协议合作医疗、养老的机构,民政、卫计等部门严格按照行业准入标准把关、审核;对增加医疗康复服务功能的养老机构,其必须取得卫生部门核发的《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对增加养老服务的医疗机构,其必须在房屋结构、养老服务等方面达到相关要求,并积极承担对农村“五保户”、城镇“三无”人员等救助义务。二是严把激励关。对符合条件的养老机构,按照每张床位2000~4000元的标准给予一次性建设补贴;在领取一次性建设补贴的基础上,符合条件的养老机构还可享受入住对象每人每年1200元运营补贴和2000~4000元取暖补贴。三是严把监督关。制定出台医疗养老机构监督管理办法,从规范管理、服务质量、护理水平等方面严格监管,定期不定期地进行监督检查,并将日常监管情况纳入办院水平评价权重。同时,对达到规范运行标准的非营利性医养机构,按政策享受企业所得税、城建配套费减免等优惠政策。

  4、护理保险助推

  “失能”人员占用养老资源多、费用高,贫困县的多数家庭无力承担,降低费用又难以保证服务质量。为从根本上破解以上难题,2016年8月,在省人社部门的大力支持下,县委县政府超前谋划、创新设计了“五险”之外的“第六险”——长期护理险,并在全省唯一一个县级试点推出了长期护理险,当年该县实现重度失能护理险“全覆盖”目标。在资金筹集上,将长期护理险缴费标准定为每年每人50元,并从医保结余基金和福彩公益金中划拨1080万元作为启动基金。职工护理险的个人、财政、医保基金统筹额度分别为10元、10元和30元;农民护理险的个人、财政、福彩基金和医保基金统筹额度分别为3元、3元、4元和40元。资金统筹额度和比例可根据护理消费水平进行动态调整。在保障范围上,按照“循序渐进、积极稳妥”原则,先后启动了重度和中度失能人员长期护理险。目前,全县长期护理险参保人数达37.5万人,已有383人次享受护理险普惠政策,共减轻群众经济负担119.3万元。在服务内容上,结合参保失能老人护理需求,设定了医疗专护和机构护理两个定额报销等次。医疗专护一级医院的定额为每人每天90元,二级医院为每人每天120元;机构护理定额统一设为每人每天50元。护理险报销不设起付线,在县域内接受医护服务的,报销比例为定额的65%;在统筹区外接受医护服务的,报销比例为定额的55%。

取得的成效

  “医养一体、两院融合”养老服务模式顺应了当前农村养老的新形势,以“1+1>2”的成效破解了老人入住率低、专业护理水平低和传统思想束缚深的新问题,满足了农村群众就近、低价、医疗保健型养老的新需求,并带来了四个方面的新变化:一是养老床位实现了由“资源闲置”到“争相入住”的转变。养老机构开展“两院融合”试点前,床位少、入住率低。试点后,不仅扩大了规模、增加了床位,巨鹿县健民福利院、西大韩寨村幸福院、大官庄村幸福院等试点养老机构床位还出现了争相入住、供不应求的局面。二是养老功能实现了由“单一型”到“综合型”的转变。实行“两院融合”后,农村养老机构通过“嫁接”医疗机构的医疗保健、专业护理功能,在补齐专业护理水平“短板”,满足失能和部分失能、失智老人养老需求的同时,还拓展了养老服务功能,成为兼具生活护理、医疗诊治、康复保健等功能的“综合体”,大幅提高了入住老人的幸福感和养老机构的吸引力。三是养老资源实现了由“各自为政”到“互动融合”的转变。农村幸福院、卫生院(室)是当前农村的主要公共服务资源,以往“各自独立、条块分割”的发展模式,不仅运转成本高,还往往会出现资源闲置现象。“两院融合”以制度的形式推动了农村养老、卫生资源互动融合,不仅实现了农村养老、医疗资源效益最大化,还创建了农村公共服务资源“既相互独立,又互为支撑”互动发展的新样本。四是养老效果实现了由“一家受益”到“多家共赢”的转变。“养医一体、两院融合”养老模式,开创了“党委政府要服务、养老群众要保障、养医机构要效益”多家共赢的新局面。政府通过建设奖补、运营补贴、五保供养金拨付等方式,为农村老人特别是“五保”老人、孤寡老人、留守老人等购买了更为专业、优质的养老服务,赢得了群众对党和政府的拥护和赞誉。不出村的低价养老,不下床的医疗保健服务,使入住养老机构的老人晚年生活更有保障、更为舒心。通过“两院”融合,医疗机构和养老机构均拓展了新业务、增加了新收入,并催生了自我发展、快速扩张的强劲动力。